基于SWOT模型评述重庆成人教育师资能力建设条件

2021-01-06

(一)优势(Strengths)

  1.与全日制普通高等教育共享师资

  杨文武(2013)认为,普通高校社会责任之一是支持和发展成人教育。重庆普通高校都在依托学校全日制普通教育资源,以支持和发展成人教育。因此,从数量、质量上来看,重庆师资能适应成人教育的数量与质量要求。

  2.师资来源多元化

  为改变高校教师来源结构单一的状况,不少高校倾向于扩大流动编制比例,聘请社会专业人员来校授课[1]。如,重庆职业技术学院从2011年开始招收重庆首个成人高等教育琼剧大专班,部分教师为外聘行业专家、能手。

  3.教师实践能力受到关注

  重庆高校日益重视成人学生的双证书教学,重庆电大、重庆软件职业技术学院等提出多证教育。如,重庆软件职业技术学院规定获得成人大专毕业证书,参加相应专业技能培训并考核合格者,颁发职业技能鉴定证书或职业资格证书。要实施双证书教学,教师的实践能力或职业技能成为必要条件。

  (二)不足(Weakness)

  1.专门师资不足

  依据教育部1995年《教师资格条例》规定,在高校教师资格类中,专门提及“成人教育的教师资格,按照成人教育的层次,依照上款规定确定类别”,但并没有明确资格认定与评价标准。严格说,除重庆电大外,其他高校成人教育都与全日制普通高等教育共享师资,专门师资不足。而师资不足时,重庆电大也外聘普通高校师资;由于专业设置、必修课设置权在中央电大(现为国家开放大学),其聘请普通高校教师制作教学资源、授课,一定程度上缺乏成人教育特点。

  2.师资结构比例有待优化

  依据《关于印发重庆省事业单位专业技术职务结构比例暂行规定的通知》(琼人劳保职〔2000〕 8 号),普通高等专科学校和新建高等学校及少数条件较好、师资力量较强的成人高校,其高级职务控制在教师总数的30%-35%,中级40%-45%,正副高之比1:6。以重庆成人教育“龙头校”重庆电大为例,正副高之比1:5,高级职务占23%左右,中级约52%,师资结构有待优化。

  3.师资主要面向校内学生

  依据《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加强部属高等学校成人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管理的通知》(教高〔2007〕9号),成人高等教育成为高等学校服务于社会的重要渠道。杨文武(2013)认为,普通高校可以组织师资来指导社会成员进行学习。而重庆高等职业院校的成人教育主要面向校内全日制学生开展“专接本”自考助学教育,并非依据社会成员特点开展成人教育。

  4.标准评价体系尚未构建

  实际上,我国继续教育质量标准和评价体系建设包括成人教育师资能力建设标准和评价指标体系尚未建立,影响师资能力的关键因素尚不明确,这不利于其师资选用与其能力的培养。

  (三)机会(Opportunities)

  1.相关政策为师资能力评价标准化理论体系提供借鉴

  教育部2012年《关于加快发展继续教育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要制定继续教育办学机构教师资格认证标准和培养质量标准以及评价办法。此外,强调以提高应用能力和综合素质为导向,建立完善各级各类学历继续教育质量标准。这些将为重庆成人教育师资能力评价体系提供方法借鉴。

  2.重庆高校重视成人教育

  调研发现,重庆全日制普通高校基本都招收成人继续教育学历学生,最主要形式为自考,其次为成人高等教育、网络大学(远程教育),而电大现代远程开放教育(开放教育)为重庆广播电视大学采用的形式。重庆各高校对成人教育的重视,使得中职、高职、本科贯通的多学制试点顺利实施。

  3.政府关注教师素质提升

  《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加强部属高等学校成人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管理的通知》(教高〔2007〕9号)提出要加强优质教学资源、教师和管理队伍的建设,以充分发挥其在建设学习型社会和构建终身教育体系中的骨干带头作用。2011年重庆省委、省政府制定的《关于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实施意见》提出通过提升教师能力与素质、制定针对教师的激励机制等来推动继续教育发展。强调加强师德建设,健全师德考核评价监督机制。重庆近几年向省内相关高校下发通知,推动《高等职业院校教师素质提高计划财政支持项目等项目》在省内包括重庆电大等高校开展,培训一般涵盖理论培训及企业顶岗等两方面,日益重视对教师实践能力的培养,素质的全方位提升。

  (四)挑战(Threats)

  1.成人继续教育被边缘化

  我国长期以来,设置普通高等教育与成人教育相对独立的二元体制,导致“成人教育难登大雅之堂,很难受到欲接受教育者的青睐”,“成人高等教育师生质量在社会上缺乏认同,被边缘化”[2]等负面效应凸显。此外,重庆也同国内其他地区,教育资源分配向普通高等教育倾斜,成人教育教学资源相对不足,对师资力量投入少,影响了成人教育师资质量。成人继续教育进一步被边缘化。

  2. 社会存在偏见

  成人教育集中面授难以实施,学生参与度低,自学过程缺乏教师指导,学习难度大、效率低。“成人继续教育教学效果不好”加重了社会对成人教育师资的偏见。“高校中稍微有点社会名望的教授和学术水平的老师,根本不屑于给继续教育学院的学生上课。因为那是一块被边缘化的地带,弄不好会让自己跌价”。“继续教育表面的光鲜下是严重的师资短缺,尤其是优质师资的短缺(李德芳,

  2013)。”[3]重庆情况同此,“成人教育请不到或者很难请到名师”成为不争事实。罗永彬(2013)认为,“成人教育工作者仍属于‘补充’‘附属’‘非正规’的职业群体,处于社会职业的边缘”[4]。

  3.对成人师资提出全方位素质要求

  李德芳(2013)认为,“高校继续教育存在先天性的缺陷,即照搬全日制教育的模式,对继续教育人员‘学以致用’的现实需求考虑不够”。成人学生很大一部分已经就业,对专业技术能力等要求较高,因此,鉴于目前生源实际需求,教师除了需具备理论知识水平,尤其需要具备较强的动手能力,这对成人教育师资提出全方位素质要求。

  4.继续教育发展遭遇危机

  吴志勇(2013)认为,“高校扩招以后,继续教育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李德芳(2013)甚至认为,“函授、夜大、电大等继续教育在1980年~1990年代国民学历补偿的特定历史时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新世纪高校扩招以后,由继续教育承担的补偿性学历教育使命基本完成”。“继续教育在很多高校都被边缘化,缺乏教学质量监督评价体系”[5],这对成人继续教育师资评价体系的构建造成负面影响。罗永彬(2013)认为,“扩招导致普通高校教师资源紧

  张,严重影响了成人高等教育的教师聘任,导致年龄和知识结构不合理、教师更换频繁等问题”。“用一流大学牌子招生,让不入流教师上课,发国家承认的大学文凭,是高校继续教育学院生存的不二法门”,这解决了师资短缺问题,却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