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教育科技”智能学习系统备受师生家长关注

2019-01-22
来源:

最近,有一款教育APP火了。统计显示,来自全国365座城市13.6万所学校的老师、学生、家长都在使用它。这就是全球领先的K12智能教育平台“一起教育科技”旗下的“一起”系列产品,其核心产品为“一起小学”与“一起中学”。


千人千面


究竟是怎样的产品能够让这么多学生家长都叫好?


“以前,老师只能看到得分率,也就是知道有多少学生做错了,但为什么错、错在哪一步上很难了解。没办法,我们只能让所有学生反复做易错题。”南开中学数学教师谭毅告诉记者,他曾经统计过全班数学期中考试错题情况。当时,他手工输入了2万多条数据,还为此专门学习了Spss软件,才得到一个初步结果。“如果想分析全年级整体情况,或者跟踪学生几年来的学习,那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了“一起中学”后,一切简单多了。“现在,老师们只要手动批改答题,然后扫描试卷,系统就会自动识别答案、分数,并统计数据。最后,系统会把所有学生的答案归结到一起,按照全班、全年级统计分析每道题的得分率。”谭毅说。


在“一起中学”南开中学数学测验分析页面,记者看到,某一道题的得分率为78.44%。共有42人被纳入统计,其中9人得0分,3人得1分,39人得3分,每位学生的姓名均附在统计数据后面。把鼠标挪到学生名字上,系统立刻自动展示出学生的作答痕迹。老师可以根据学生的不同答案直观判断出哪些学生只是粗心、哪些可能是审题不清、哪些是确实没有掌握知识点,接下来的教学自然更加有的放矢了。


“以前我们就是凭感觉,一切都得看老师的经验。现在我们也有大数据支撑了,学生们普遍需要什么,单个学生尤其需要哪些帮助一目了然。”谭毅说。


如今,谭毅和同事们已经离不开“一起中学”了。“我们每周都会安排一个巩固知识小检测。测验结束后,系统不仅会统计分析每位学生的情况,还会据此生成一个‘错题本’,帮助学生加强类似知识点的练习。”谭毅告诉记者,这个“错题本”功能得到了老师和学生们的高度认可。南开中学数学学科自2015年7月份开始尝试使用“一起中学”。两年时间里,他们采集了每一位学生的学习数据,为学生建立起动态成长档案,提供个性化学情分析和评价报告,为教师调整教学、学生巩固知识提供依据。


谭毅说:“1000名学生有1000个特点,需要1000种不同的练习。‘一起’系列产品将帮助教育工作者真正做到千人千面,因材施教。”“一起”系列产品不仅使真正的个性化教学成为可能,还能将学生从题海中“解放”出来,实现有效减负。“一起教育科技”创始人兼CEO刘畅告诉记者,传统教育经常采用题海战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缺乏有针对性的“战术分析”,学校只能依靠“广撒网”实现知识点全覆盖。“过去的问题是没有能力深入诊断每一位学生的情况。实际上,未掌握的知识点就像医学中的病灶,需要‘靶向治疗’。我们的目标就是让学生们彻底摆脱漫无目的的‘刷题’模式。”


连接三方


在网上做练习、在网上学习,表面上看只是练习形式的变化,实际上却不然。


教育信息化是教育改革的重要内容。从2014年至今,教育部两次修改课程标准。新标准更强调学科核心素养,比如数学学科的核心素养包括数学抽象、逻辑推理、数学建模、直观想象、数学运算和数据分析,这意味着未来的教育更侧重知识系统建设,仅强调单个知识点的学习方法过时了。


在刘畅眼里,教改是大势所趋,也是“一起教育科技”从创立至今迎来的最大机遇。


刘畅曾经是新东方的高管,多年教育培训的工作经历使他认识到,高质量的教育需要学校、家庭、学生三方共同发力,其中“连接”是最关键的一步。2011年决定创业后,刘畅画了大量“连接图”,结果发现,只有作业具备将学校、家长和孩子联系起来的稳定能力。


发现这个逻辑后,刘畅拜访了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二小和湖南省湘潭县百花小学,并与学校商定先从英语开始试点。刘畅告诉记者,在很多教育不发达省份,英语老师布置作业的方式都是让孩子回家对着父母读课文,然后让家长签字。对于那些本身不会说英文的家长来说,这种方式效果堪忧。加上很多老师、家长的英文本身就带有浓重的地方口音,练习的效果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因此,我们做的第一个应用就是小学的听说作练习,孩子回家对着电脑读,家长在电脑上听孩子的声音,配合人工智能语音识别打分,家长即便自己不具备相关知识,也能轻松判断孩子的学习效果。”从小学英语版开始,“一起教育科技”的产品线逐渐扩张,覆盖了小学到高中的语数外,并且从作业平台过渡到教学互动、考试分析等功能平台。截至2018年8月底,“一起教育科技”已经服务31个省区市13万所公立学校。


培养能力


在刘畅看来,给学生减负并不是要减少学习的内容,而是要帮助他们以一种更开阔的视野,用更高效的思维方式去获得信息、处理信息。


以小学英语为例。小学课程标准要求学600个单词,但真正考验能力的不是认不认识这600个单词,而是能不能用这600个单词解决问题。刘畅举例说:“比如带孩子去麦当劳。孩子想买巨无霸,但不会说,怎么办呢?如果他能够用自己学会的600个单词描绘出‘我要3层面包、两层牛肉饼的汉堡’,我们的教学就成功了。”基于这样的考虑,“一起教育科技”在产品设计上也花了很多心思,培养学生跨学科思维能力。


在此基础上,“一起”系列产品还采用“闯关式”学习模式,并配以各种奖励提升孩子学习兴趣。比如,学生版“今日学习任务”栏分为语文、数学、英语、百科,每一项里都有各种挑战,还设置了不同级别的奖励,完成前一项就能够解锁下一项,一个个枯燥的知识点就这样变成了趣味点。


这些设计全部来自“一起教育科技”200人的教研团队。刘畅自豪地说:“他们个个是教学专家。此外,我们还有一支近千人的地面服务团队,他们的任务不是销售,而是培训老师,传递新的教育理念,引导他们使用各种功能。”


创业者说


我曾反复琢磨过中国孩子的学习成长轨迹,发现其中中小学的学习经历是最痛苦的。如果让现在的学生列举人生最大的痛苦,考试做题一定“名列前茅”。因此,为学生学习效果提供大数据“诊断”和“靶向治疗”,帮助他们摆脱“题海”,实现高效高质的学习至关重要新时代的互联网教育本质上还是教育,核心是能不能用更少的时间取得更好的成果

推荐-重庆教育自考相关:重庆自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