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外国语大学热议中欧区域治理与融合发展

2019-03-16
来源:

3月8日-9日,中欧区域治理与融合发展政策国际研讨会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召开。该会议由上海外国语大学主办,德国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上海欧洲学会协办。会议旨在研究欧盟推进区域治理和融合发展的政策和举措以及应对国家和地区人口、经济、历史和社会差异问题的路径和方法,兼顾探讨其经验对中国区域治理和均衡发展的启示,共商促进中欧区域发展的治理模式和有效路径以及中欧在区域发展方面的合作潜力。在一天半的会议中,来自中国和欧盟的官员与学者积极开展对话,中欧双方在区域合作领域的交流意愿非常强烈,双方高度肯定了中欧在区域治理与融合发展领域取得的杰出成绩,并对中欧携手推动区域治理与融合发展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建议。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姜锋认为,研究和探讨区域治理与融合对于欧盟和中国发展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上外正致力于建成在国别区域全球知识领域特色鲜明的世界一流外国语大学,也肩负着为国别区域全球知识做出贡献的使命,上外正计划为欧盟研究提供更广阔平台,期待和欧盟各国以及国内各位学者保持密切的合作。


艾伯特基金会上海代表处主任潘启泰(Stefan Pantekoek)介绍了欧盟长期关注加强区域凝聚力的融合政策,以消除欧盟区域间的不平衡和区域发展的不均衡,提升欧盟的整体竞争力。他表示,欧洲政界和学界对于当前中国的区域发展政策研究非常关注。他相信,中欧双方可以通过区域合作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更好解决各自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上海欧洲学会会长徐明棋介绍了中国经济凝聚力当前的机遇和挑战。他指出,得益于政府管理和统一的财政、货币政策,大规模的区域转移以及比较有效的产业结构的政策,中国在过去40多年的整体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区域不平衡和人均GDP差距不断缩小。目前中国GDP增长速度正从高速往中高速转型,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整体经济出现了转向以服务业为主等结构性的变化。虽然存在一定阻力和挑战,但如果有进一步扩大开放、精准扶贫等政策保障,未来中国经济的韧性仍然持续维持,区域经济会更加平衡发展,区域平衡仍将不断改善,呈现向好趋势。


原欧盟委员会地区和城市发展政策司司长德法(Walter Deffaa)回顾了欧盟凝聚政策的历史背景、制定过程和法律基础。他指出,欧洲凝聚政策的目的是希望缩小地区差距,促进欧洲一体化的发展,业已形成欧盟和成员国以及各地区共同管理和运作、欧盟委员会负责监督的多层级治理体制。他认为,欧盟凝聚政策在三个方面表现突出:凝聚基金投入产出高(投入1欧元就可以产出2.7欧元的GDP);东欧国家最受益;欧盟所有国家都从凝聚政策中收益,欠发达国家购买力的提升推动了富裕国家的经济增长,但目前英国脱欧、欧盟设置新的优先事项等给欧盟带来预算压力,政策的灵活性及其整体效益都有待进一步提高。


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研究员朗先生(Kai-Olaf Lang)分享了欧盟凝聚政策的成功和挑战所在。他认为,凝聚政策的成功主要在于实现了东欧国家逐渐趋同、地区之间差异不断缩小,推动了东欧国家的公共投资,整体经济增长可感可见,同时也提高了欧盟的地位和国际影响力。但是,凝聚政策的效应有一定的局限性,主要挑战在于其对预算、筹资以及行政管理的吸收能力不够、部分国家治理不善、法治欠缺、腐败问题以及政策的不连续性等方面。


西匈牙利大学经济学院普加灿教授(Zoltán Pogátsa)则在报告中认为欧盟凝聚政策的成效是有限的。凝聚政策固然使欧盟整体GDP有所增长,但德国主张的紧缩政策对欧盟的影响更大。在这一政策主导下,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家的国民经济遇到很大的问题,抵消了欧盟凝聚基金带来的正向效应。和欧盟不同的是,中国在面对世界金融危机和财政危机时采取了刺激政策,随着中国高速铁路网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刺激政策既推动了经济增长,又缩小了地区差距。这一点值得欧盟学习与借鉴。


英国研究中心郭小雨博士的报告主题是欧洲对世界秩序形成的贡献及其造成的危机——从卡尔·施密特的《大地之法》说起。她从“中国当下掀起的卡尔·施密特热”这一现象出发,来重新理解政治概念以及概念下的世界秩序,进一步追问起点正义和程序正义,点明法律与秩序之间的沟壑。她认为,随着欧洲中心秩序解体、美国转向单边主义外交方向,从空间秩序的角度来看,中欧大陆形成共同实践主体,共同应对气候、环境等众多问题,可为中欧合作创造基础。


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曾刚教授的报告主题是德国创新政策及其对区域发展的影响。他用大量详实的数据说明德国已进入“一致对外”“创新为王”“吸引人才”的新时代,并通过设立专项基金、共建共享大科学装置、鼓励创新联盟产业集群等措施,优化创新生态环境,来支撑德国经济的高位运行,这些都值得中国学习和借鉴。


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可持续发展与新型城镇化智库主任韩传峰教授做了题为“中国区域治理的政策演进与战略走向”的报告。他指出,中国的区域政策经历了“建国初期公平发展”“改革开放向东部倾斜”“区域协调发展”三个阶段,现已形成国家治理、区域治理、城市治理的全面发展协调格局。


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上海欧洲学会学术研究部主任忻华向与会学者报告了欧盟区域治理对东亚地区一体化合作的启示。他指出,欧盟在经历了多边协作的治理机制、常设型的共同治理机制、相对集权中央化的常设的管理制度、政治上的整合和类似联邦机构的中央政府五个时期之后已成为一体化程度较高的地区,对东亚一体化进程有一定启示意义。他认为,目前东亚有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架构,但尚未实现地区内一体化架构安排,东亚一体化可以从欧盟逐层递进的一体化进程中吸取经验,逐步实现从自由贸易到货币金融一体化甚至政治一体化的东亚命运共同体。


来自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的斯塔尔教授(Gerhard Stahl)曾在欧盟委员会工作,并担任欧盟区域委员会秘书长十多年,他提出,中欧在政治和经济领域拥有非常多的合作和交流,当前双方也都面临一些全新的挑战,他主张双方可以相互学习借鉴相关经验,以中国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为例,欧盟就可以向中国学习如何制定宏观经济发展集群,如何具体规划区域综合治理及协调治理,如何吸引外部投资等成功经验。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于宏源教授的报告题目是中欧资源合作和一带一路。他指出,中国的能源产生GDP的效应和欧洲还有很大差距,中国要想从资源大国变为资源强国,须在能源定价、数据建设、知识储备、全球枢纽建设以及竞争性市场方面需要向欧洲学习合作。同时,他认为,中国在“一带一路”地区面临一定的地缘政治和可持续发展风险,而欧盟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中欧加强合作将有助于实现“一带一路”可持续发展。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刘宏松教授就中欧协调与亚投行治理规则的形成与与会学者交流。他梳理了亚投行创建和规则制定过程中的中欧协调进程,这一进程确保亚投行成为真正的国际多边机构,遵守现行多边开放银行和社会政策,同时又避免亚投行成为中国输出过剩产能的工具,也避免亚投行限制周边开发银行采购政策的国际对抗标准。他表示,亚投行的治理规则在中欧协调基础上制定,而且欧洲国家的加入使亚投行有了更多的金融资源,也使得其他国家对亚投行的治理能力有了更强的信心,从而吸引了更多国家的加入。


此外,欧盟区域委员会社会民主党团政治顾问Justus Schönlau就欧盟凝聚政策下的区域委员会多层次治理实践,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宋黎磊就欧盟周边治理视阈下的东部伙伴关系进展与挑战,柏林赫尔梯行政学院国际安全政策研究中心Anna-Lena KIRCH就东西德均衡发展——欧洲凝聚政策对德国的意义,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张鹏就都市圈建设的中欧互鉴,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臧术美就中国与欧盟地区政策的比较与合作,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周方就中德高校教育合作及其对中德经贸关系的推动作用等议题进行了报告。


此外,与会学者还探讨了欧盟凝聚和融合政策制定的历史进程及其影响与挑战。学者们从两德统一到欧盟东扩进程中的区域治理和融合发展、欧盟地区政策的经济、社会与地域效应研究、中欧在区域融合发展方面的合作潜力与挑战等方面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重庆自学考试网请访问:重庆自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