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自考自身存在的问题

2019-06-27
来源:

(一)“学历补偿性”味道仍旧浓厚

  如果说前面提及的高等教育生存大环境改变是高教自考出现困境的外因,那么始终难以摆脱计划经济时代浓厚的“高教学历补偿性”的本质特点才是高教自考走上困境之路的真正内因。“高教学历补偿性”是自学考试孕育而生的充分理由,在“文革”后的计划经济时代,教育资源极度匮乏的大环境下,光靠普通高等教育完全无法满足当时人们对学历的渴望。因此,高教自考又以经济实惠、考试规范严格、时间场地选择自由、文凭含金量高作为人们除普通高等教育之外第二种拿文凭完美选择。但随着我国教育生存大环境的不可逆转的大改变,自学考试的学历补偿功能在不断的弱化,如果不认清形势加快改革创新的步伐,以发展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并重,尽早摆脱掉“学历补偿性”浓厚味道,按区域市场所需配置合理专业,高教自考的道路还会走得更艰难。

  (二)高教自考的专业和课程设置跟不上时代步伐

  虽然自学考试从成立以来一直都在积极的探索适合自身发展的专业和课程方向,但毕竟它在成立之初是以普通高教专业与课程设置为蓝本作为参照,更何况与电大类成人教育有本质区别的是它不是一个办学实体没有自身的话语权,在专业设置和开考课程计划方面诸多受到其委托主考院校课程设置方面的牵制。2000年之前都严重的存在着专业和课程设置层次单一;专业设置与培养应用型复合人才的教育目标差距甚远;开设的专业偏文(以文、哲、法、财金类居多,约占六层左右)而理、工、教育、医学所占比重较轻,农业更少;核心课程中不具备实践性环节,考生多半就仅凭一本教科书和考试大纲复习一下就去考试,开考的试题也基本照搬高等普教试题风格多以名词解释、填空题、简答、判断等死记硬背的考题为主,设及论述与实践相结合的案例题较少。学生即使考过了也很快忘记,即使拿到了学历也只是书本上的泛泛而谈,在实际工作中可操作性不强,因此也出现了自考生辛辛苦苦拿到文凭却不被用人单位认可的事实。

(三)“教考分离原则”和助学力量长期薄弱,生源流失量较大

  高教自考施行的教学与考试分离的制度,这种制度最大的好处保证了自考考试纪律的严格与规范,学历真实含金量很高,这是“教考分离原则”的一大优势。但由于高教自考不是一个办学实体,在教学与考试分离的状态下,高校没有专职的自考教师,很多教师都是普教的教师被社会上的一些不太规范的助学机构聘请在业余时间里兼职上上自考的课。在这种情况下教师对自考教材的把握,对大纲的解读,仅凭个人的理解与猜测。虽然自考生的资金投入是很低,但在助学条件有限或者完全没有助学条件的情况下,仅凭考生个人的力量很难全部通过所有的考试项目。据资料不完全统计从建档开考到拿到专科学历的考生多半耗时在4~5年左右,要想拿到本科文凭一般耗时在6年左右,而且拿到文凭的学生也只是报名人数5~6%。在助学条件不完善、高耗时、低通过率等困难面前就算有很多考生当初自信满满,最终大多选择了放弃通过自考的形式修完学业,而是转为通过电大、远程教育、夜大、函授等一系列较为宽松的成人高等教育形式拿学历。助学力量较为薄弱这块自考的软肋也成为其它形式的成人教育与之争夺生源的最好利器。

  尽管如此,我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从1998~2010年短短的12年间,开设的专业数从当初的224个增长到796个,全国拥有自考主考资格的院校也达到了693所。这些成绩证明高教自考在经历了长达30多年的成长考验地位仍然是不可比拟取代的。严格规范的考场纪律,每年四月、十月的国家考试身份,更以其“公平、公正、公开”和自考面前人人平等的先进创新理念被誉为现代版的科举考试,其文凭的含金量和社会的美誉度可想而知。另外,自学考试的一显著优势就是从成立之初至今都采用现代教育流行的“学分银行管理制”,这是自学考试一大创新之举——“学分银行管理制”有利于考生在全国范围内跨区域,跨行业,不受时间空间范围的限制自主选择喜欢的专业进行报考。考出的科目换个地方,换个专业同样可以互用,从这个角度来看自学考试的先进性远超普通高等教育和高教成人教育等高等教育形式。在困难中求创新,求改革与突变,不断地整合教育优势资源,寻求自生出路是当今高教自考需要改革的方向。

重庆市西南大学自考:西南大学自考

重庆自考院校与学校关注:重庆大学自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