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图书馆学会第八届学术研讨会举行

2019-12-11
来源:

昨日,在巴南区图书馆举行的重庆市图书馆学会第八届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华东师范大学信息管理系的范并思教授,以《图书馆促进全民阅读的理论与实践》做了主旨报告。

阅读,究竟能不能改变人的命运?肩负阅读推广职责的图书馆怎么改变一个普通人的命运?

范并思教授举了这么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生活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的Neal,由于种种原因,16岁的他对上学并没有兴趣,他逃课了。玩耍到了学校图书馆,在书架上,他看到了非裔美国作家Frank Yerby的一本书《欢乐谷的宝藏》。看到这本书的他,把书偷偷带走了。在得知这一情况后,图书馆的管理员准备告诉小男孩,书不用偷,是免费借阅的。但图书管理员M.Grady和同事打了个赌,她认为这孩子之所以会偷偷带走书,可能是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看这本书的行为。

于是,趁着周末时间,两位图书管理员开车200公里,又在其他地方找到了作家Frank Yerby的书,悄悄放在书架上。正如图书管理员M.Grady所想,孩子又来了,把书放回了原位,他发现原位竟然还有这位作家的书,又将书偷偷带走。

后来,在图书管理员M.Grady的葬礼上,偷书的小男孩来了,他说自己的成功归功于M.Grady,因为她使他形成享受阅读的习惯,使他能够进入法学院并且能够生存。

因为养成阅读习惯的小男孩,回到了学校,考上了法学院,最终成为了法官。

一个误区 重指导轻服务

在范并思教授看来,图书馆是公益性服务机构,服务是最重要使命。

图书馆服务全民阅读,就是要为公众阅读提供便利的阅读环境,丰富的阅读资源,并通过主动的、干预性的服务,帮助不爱阅读的人爱上阅读,不会阅读的人学会阅读,使阅读有困难的人跨越阅读的障碍。

而现在部分图书馆人自视清高,不愿承认图书馆的服务地位,更愿意用“阅读指导”取代阅读服务。

他说,“有些图书馆把一些年龄大的孩子弄到图书馆做绘本阅读活动,绘本阅读是不识字小朋友的读物。而这些年龄大的孩子他们已经识字,我们要做的是雪中送碳,要把不来图书馆的人吸引到图书馆,让他们养成阅读习惯。”

一张指导表 不同教育阶段阅读内容不同

范并思教授称,原本已经识字的小朋友,就应该通过文字来阅读。

他列举了一张阅读教育各阶段推重点的表。表格显示,在婴幼儿阶段,主要是培养孩子们的阅读兴趣;而到学前阶段,则是阅读的态度与习惯;在小学低年龄,就主要是学习能力;到小学高年级以及中学阶段,则是阅读学习新知。

“因为我们所说的阅读能力,不只是识字能力,包括信息获取、理解和分析的能力。怎么读得进来,那是学校的事,学校教孩子们认字。怎么分析和辩别假新闻等的能力,就是我们图书馆的责任了。”